脏衣篓

【顺懂】伤疤(中-2)(ABO慎入)

今天比较甜,所以麻烦各位走一走看一看写个评论吧

上一章:https://shimo.im/docs/0xMfuvkdvY0hXFnv/

想写出两个人一起努力战胜困难的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来。


由于保密条例,蛟龙的任务是绝不能向外透露的,李懂此次受伤也没有告知家属。


顾顺就不一样了,他红三代,家人对可知机密全权限比顾顺高多了。


于是在顾顺的干预下,队里给二人放了修养假。


顾顺带李懂回了他家靠北方的一处空房修养,顾顺家里早就知道顾顺李懂的事情,早早就把房子打扫好给两人,期间顾顺的父母还过来探望了李懂。


顾顺的父亲肩顶一花二,散发着李懂非常熟悉的气场,母亲是位皮肤很白的温和的男性omega。


顾顺要是不这么张扬应该就和妈妈一模一样了。


李懂心想。


顾顺大概是提前打过招呼,两人都没有与李懂肢体接触,小心的保持了安全距离。


顾顺母亲声音非常温柔。


“孩子,你受苦了”


“出了这么大事,也不能和家里人说,应该不好受吧”


“顾顺要是欺负你,你就和我说,他从小骄纵惯了”


大抵就都是些母亲说的话。


父亲则更严肃些。


“你慢慢恢复,有什么要求就和我们讲,你和顾顺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作为父母,我们都非常看好你”


紧接着他顿了一顿。


“同样作为军人,我以你们为自豪”


李懂缓慢坚定的站起来,向顾顺父亲行了一个端正军礼。




慢慢养了一个月,李懂也逐渐好转起来。慢慢主动自己在家附近的地方活动了,只是顾顺一直也不放心放他,每次都要偷偷跟着他。


李懂对此心知肚明,反跟踪课程他成绩同期第一。


但是知道有顾顺的陪伴,他就会很安心。




出院两个月后,除了偶尔会夜晚惊醒后,李懂几乎很少有应激反应出现,但其实最大的问题两人都没有主动触碰过。


事发已经近四个月,顾顺一次都没有碰过李懂。


顾顺想着哄李懂开心,选了个好日子和父亲要求到附近陆军三军区和李懂做做恢复训练。


两人套上临时借来的陆军迷彩,看起来就是两个新兵蛋子,进了训练场,正值新兵入伍时期,靶场一批批队伍来往非常热闹,新兵们的训练充满了无尽的笑料。顺拐的,不会拿枪的,不懂规矩的。这是严肃的气氛也掩盖不住的欢腾的味道。


李懂似乎也被这样的气氛熏染了,比平时在家时候话多了些。


两人说起了以前做新兵的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陪同两人的还有军区装备后勤管理处的一名军官张上尉,专门负责协助两人的训练工作。


两人在靶场站定,紧挨着新兵的训练靶道,张上尉是个非常细心的人,手枪,步枪狙击枪,全都挑了好的供给他俩。


旁边新兵连教官与张上尉非常熟悉,上来便打招呼,顺带着询问了顾顺李懂的身份。


张上尉只说两人是蛟龙突击队的狙击手,暂时在这边做恢复训练。


四个人互相敬军礼,就算是正式打招呼了,按照军衔,两个连长是高于顾懂二人的。


只不过听到两人竟是蛟龙的狙击手,那新兵连的教官登时兴奋起来,张口便高声喊了集合,说是要新兵们涨涨见识。


顾顺向来是个爱显摆的,看李懂也面带笑的,也觉得正好是个让李懂找回感觉的好时机。


蛟龙本就是他们骄傲的资本。


两人随意捡了两只95式突击步枪,500米胸环靶分别95,99环。惹得周围叫好声一片。


“李懂同志身上还有伤,平时那都是满环的成绩!”顾顺大声笑道;


“丢不丢人!你还是主狙呢!”李懂到不好意思,冲顾顺肋下猛怼。


高水平的射击技能把新兵们的兴致全都点起来了,都喊着再来一个。两人便接了张上尉递的手枪继续。


李懂的手僵住。



这是一支HKP7


空气似乎突然凝结住,李懂感觉到胃在不短下沉,胸腔里面好像有一只鸟在梳理自己的羽毛,下腹剧烈的疼痛。


他感觉自己在不断的摇晃,仿佛又回到那个椅子上被一个又一个人进入,被顶弄。他的大腿酸痛,手指冰凉。牙齿咯咯的响,新兵们兴奋的呼喊在海的另一端遥远的回响。


绝不能让顾顺发现。


李懂轻轻碰了一下顾顺后背,顾顺拿了好枪这会兴奋极了,正一颗颗装弹。


“我去那边上个厕所,你等我下”


“我陪你!”顾顺不放心。


“我小解,不用”


顾顺想着军队也是他熟悉的环境,看他今天状态好,大概是没问题的,点点头。


“我就在这里等你”


李懂转身向一边的休息点走去,他的小腹绞痛,大腿抽筋的厉害,冷汗已经浸透背心。只走到旁边的一群新兵集合点便靠墙坐下了。


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了,刚刚的开心和兴奋仿佛全都是一个幻觉,胃还在不断下沉,压的自己无法呼吸,身体不住的随着内脏萎缩。


他正在垮下去。


忽然,有一只手大力的拍在李懂肩膀。




狙击演示也结束了。顾顺此时已经完全成为了操练场的中心人物,还有的路过一起长大的军区大院的发小,问起他怎么有空来三军区。


这时顾顺想起李懂还没回来,心里顿时慌起来,忙问到最近的厕所在哪里。


发小笑他光是炫耀,厕所都来不及上,便领着他一起向着厕所走,顾顺哪里听得进去,只觉得无比懊悔,怎么就让李懂落单,于是边走边喊了起来。


正走到一处集合点,就看到一群兵围成一圈,顾顺心里顿时生出不祥的预感。


“干什么呢!三人成行,两人成列!还没记住!!?”一旁张上尉呵斥道。


人群散开,三个兵架着李懂,还有两个新兵站在一边哭,几个人身上都挂了彩。


“怎么回事!!”顾顺冲上去,一把推开那几个兵,把李懂拉进怀里,李懂双手被释放出来,也不看人,拼命的挣扎。


“哭什么哭!怎么回事!立刻报告!”


那兵还在哭。


“报告!他打人!!”


“刘洋就拍了她一下,他上来就把刘洋给打了!我们过来拉架,这人也不说话,上来就下死手!刘东山胳膊都断了!”


“问他是那个部队的也不说,谁来就打谁!”


“你他么拍他干什么!”顾顺冲着那个兵大喊。


“他自己坐在那里发抖!我就好心问他怎么了啊!谁知道他回头就打人!”新兵也委屈,不住抹眼泪。


顾顺愣住。




“他的症状确实有好转,但这得益于你们特种兵的训练,你们非常清楚PDST的诱因,会有意的去遏制去解决。现在影响他的是更深的东西,很可能一个启发点就会导致前功尽弃,他有详细的跟你说过那段经历么?”医生问到。


顾顺紧紧握着李懂的手,他刚刚打了镇定剂睡下。


“他只说过大概,我……我实在是问不出口,他抗拒意识太强了”


“这样不行,你可以委婉些,从根本时间开始发散性的问询,只有他讲出来了,你才有机会帮他真正战胜病情。”


“好……”





以一种很可笑的姿势趴在床边,顾顺把脸埋在李懂的手心里,闭眼睛沉思。


忽然他站起来,仔细把李懂的手放回被子里,嘱咐阿姨看好李懂,醒了就给他打电话,大步跑出病房。





李懂半夜醒过来,看一眼手表,发现已经是11点。


镇定剂让他浑身使不上劲,缓了一会,便想起来白天发生的事情,只觉得绝望又无力。


“你醒了?”屋里没开灯,李懂才发现顾顺站在门口。


“顾顺……我今天……”


“懂儿,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聊”


顾顺脱鞋爬上了床,拉过李懂抱住。他长手长脚,能把李懂抱一个来回。


“我提问题你回答好不好”


李懂对顾顺的举动已经不再感受到不安,只把头埋在顾顺肩窝,仿佛就像他们在舰上做同步训练一样。


他早就已经习惯顾顺的呼吸了。


“红色还是白色?”

“白色”


“咖啡还是茶”

“茶”


“酸菜还是角瓜”

“酸菜酸菜,酸菜饺子就是你们东北人的浪漫”


“狙击手还是观察员”

“观察员”


“喜欢我哪里”

“枪打得好”

“不是枪长么?”

“滚……”


“我最丢脸的事情?”

“被我先告白?”

“我超级在意!!”

“你知道你有一阵说梦话还在念叨这个?庄羽快要恨死你了”

“!!??”


“我最喜欢的枪?”

“巴雷特M82A1,你就用过一次”

“总有念想嘛”


“我最喜欢你哪里?”

“我的……痣?你好像特别喜欢啃那里”

“喜欢你全部啊,你怎么不懂套路”

“……”


“那……我有多喜欢你?”

李懂不讲话了,他一直刻意的去避免想到这样的话题,他爱顾顺,他从没告诉顾顺他被折磨的时候,脑子里面想的念的全是顾顺。


“我看到你的狙击点被炸了的时候,脑子里面真的什么都没了,可是对方的火力点还在,我只能拼命的压抑着自己不去想你。”


顾顺攥住李懂的手腕,他现在能把李懂的手腕握个一圈半。


“我在废墟里刨了半天,只刨到了你的枪和血,但我就没想过别的可能,你肯定还活着”


“知道你在哪里后我就没想那么多了,我只想着要找到你,要是你死了,我要把那个炮手,抓了你的人,伤了你的人,杀了你的人全都抓出来,然后我要让他们清醒着看着自己的四肢被打烂,牙齿拔光,掏出他的内脏,扣掉眼睛。”


“我想好了那么多的方法去复仇去报复,可是等到陆琛说他找到你的时候”


“那些残忍的手段和恨,我全都忘了,你还活着,我就想,我的天哪老天太眷顾我了。”


顾顺手顺着李懂的手腕逐渐圈住他的手,把一枚戒指套进李懂的无名指。


“然后我就明白了,李懂,我俩必须在一起”


李懂,


我要和你结婚。


——TBC——


评论(15)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