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衣篓

【顺懂】伤疤[中-4](ABO慎)

本章懂开始向大顺顺敞开了,言语依旧会提及一些北非回忆,如果觉得不适请不要看。

最近工作忙得要死,只有咕咚让我快乐,想要各位的评论!







来不及阻止李懂。顾顺腿部用力整个人飞扑向李懂。


两个人重重的撞在一起,李懂的手歪斜着擦过颈侧,力道不减。很快血就浸湿了顾顺紧握着他的手。


“李懂!!你疯了!!!”


顾顺在他耳边哑声喊道


“放手!!“


顾顺紧握李懂攥着剪刀的手腕,用力卸了手腕,把凶器扫到一边。他的嗓子还不能正常说话,只能伏在他身上用另一手查看他的伤势。


两人打斗的声音大半夜里听的真切。楼下老两口已经被惊醒,跑过来敲门闻讯二人怎么了。


“妈……我们……没事”


顾顺嗓子还是哑的不行,只能尽力压低了说话,他一手紧捂住李懂嘴巴,不让他出声,自己在他耳边用气音说。


“李懂,求求你……“


两位老人还不放心,继续焦急的问


“懂懂……你和顾顺干什么呢?怎么还不睡觉呀?懂懂?”


顺顺手心中能感觉到不断有水滴掉落。李懂摸上顾顺捂着自己的的那只手,轻轻扣两下,示意他把手拿开


“妈……我们没事,这就睡了……”


李懂声音还带着点鼻音,老人听了儿子声音就放心了,只补一句


“注意身体,不要太晚,还要起早的呀”


听脚步声回房间。顾顺才捂着李懂伤口,把他扶到座位上,伸手开了盏小台灯。


李懂最后的力气被顾顺撞歪了,剪刀最然锋利,但好在似乎没有伤到筋骨,只是血留的有些吓人。顾顺短时间内经历了太多惊吓,此时已经很难有什么情绪波动。把衣服从身上褪下来,团成一团糊在伤口上。


李懂双眼模糊,但清晰的能得看到顾顺的脖子上泛起的勒痕,那是他亲手掐的,他刚刚是真的想要杀了顾顺。


“你不该救我……”


“我几乎害死你”


“你!!闭嘴!!!”顾顺听闻狠狠的揪住李懂领子,努力摆出凶的表情。他嗓子还是哑的,又起气火攻心,只显得他万般无奈又可怜。


李懂的伤口需要紧急处理。两人又都在显眼的地方挂了彩,绝不能让李懂父母看到了的。顾顺思考再三,只能偷收了行李,拉着李懂从窗口翻走。


李懂不再反抗,默默的捂住伤口,顾顺命令他做什么,就做什么。两人给李懂父母留了字条,还发了段语音,只说是部队半夜紧急召回,不得已不告而别。


半夜的医院更显得阴郁,排队包扎好伤口后天已经大亮。顾顺拉着李懂逆折向着医院来的人群向外走去。他脖子上还有清晰的痕迹,来往之间许多人都盯着他看。订酒店时候不得不拿出军人证才得到放行。


李懂伤口不能碰水,两人折腾了一夜,挣扎打斗间行容非常狼狈。顾顺知道李懂向来的洁癖。默默从卫生间浸了热毛巾,慢慢的给李懂擦脸,擦手。就像在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宝。两人从家里出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却都不约而同的红着一双眼睛。


李懂看着顾顺忙来忙去,一颗心都放在自己身上的神情,也看到顾顺喉咙处两只清晰的 泛着不详的黑紫的手印,就像两道巨大的伤疤深深横跨在两人之间,他的心就像被那两个手印紧紧的捏住了,流着血,翻着白。


“你不该救我……”


完整链接:https://shimo.im/docs/VUGjFRNrA1Ik6FUR/


这是最后一次提及lj情节了!后面就都是甜了,一辆车正在酝酿中!


评论(18)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