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衣篓

【飞民】(ABO)四次新民对李飞说喜欢他,一次李飞回应了他-3

导演说新民姓马,但是百度百科以及各种通告全是李新民,我就用着顺手……

是he的,相信我……

那天之后李飞来的次数多了些,他们的捕获行动已经收网,李飞需要来自新民的源源不断的信息。

李飞却对新民决定留下孩子的决定感到无比焦虑,甚至有几次对新民暴躁的发脾气。

"不行,这样不行!"

"这太危险了!!你知不知道他们都干了什么?"

"这时候留下它!这时候你怎么顾得上他!你甚至都不知道他父亲是谁!"李飞抓着新民的手臂对他嘶声说道,但他眼中几乎显出了几乎哀求的眼神。

新民很很甩开他的手,双手抱臂。

"你什么都不懂,李飞"新民少见的冷下脸。

"你和我只是合作关系,少在这拿你的同情施舍我,你tm什么都不懂!"

李飞像被甩了一耳光,像一座岛一样沉寂下去。

之后李飞就不再提起这事情,他开始给新民带一些小东西,有的时候是营养品,有的时候是孕妇用品,他从不多带,每次都从随身的小包里偷偷拿出来,像个店铺的小老板在藏钱。他拒绝了来自新民的任何引诱,拒绝与他的性爱。

新民一开始不愿意收他的东西。

"它父亲都不知道是谁,你这会怎么又好心了"新民故意气他。

"我这是保证你的健康,你还得给我传消息"李飞眼睛都没眨说;

就算你不对他好,我也会给你的,新民默默心想。


新民越来越重视这个孩子。它非常乖,他偷偷查的那些妊娠反应没有一样折腾过他。他吃的好,睡的好,除了李飞没人知道他怀孕了,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这孩子是谁的。

挺好的,等到一切结束了,他能有一个新的身份重新开始,他就能安安稳稳的生下他,他可以一个人把它养大,他们可以过的很好。

他是男孩是女孩,他会长的像自己么?他名字叫什么好呢?

新民从来没有过这样奇妙的经历,好像忽然就得到了天大的祝福,他不再是浑噩的,也不麻木了。

自小就没有母亲,他一直以为自己不会有这样的情感,他对这样的自己感到非常的惊奇,惊讶,甚至欣喜。

说到底他还是一个普通的人,正常人都有的情感他全都有。他会去喜欢李飞,他会爱自己和李飞的孩子。尽管他没做过什么好事,上天还是把这些温暖的东西赐给他了。


新民的腹部有了一点起伏,有时候会有一点点奇妙的波动,像是一只小鱼划过水面。

没到这时候新民就害怕,怕的晚上无法入眠,怕自己做的事情会伤害到这个孩子,害怕她在这里能不能健康的长大。

他不再是哪个来自甘肃的李新民,也不是油滑的老街鸹头,他只是个过于焦虑的母亲。

近期的交货频次越来越少,各家交保护费越来越多,但却很难再听到有用的信息,道上都传老街这一片很可能要变天,不安的气氛弥漫在每个人心上。

新民在这条街上淫混多年,太了解这些氛围,何况这次事件与他息息相关。他警告李飞不要再来这里,准备暂时蛰伏一阵子。

但是事情还是发生了,当他看到阿聪的车开到自己楼下的时候,新民只来得及给李飞发出警告的信息,将手机踩碎远远的顺着窗户丢出去。

等到李飞疯一样甩开他的队员开到新民的店的时候,新民已经被带走了,他干净的小房间被翻的底朝天,他带给新民的瓶罐,新民的衣服都散落在地上,地上有绵延向外拖出的血迹。

零散在杂物最上面的是一份妊娠诊断,被抓的褶褶巴巴,李飞颤抖的将那份纸抻平,几乎看不清上面的签的字,诊断时间是两个月前他参与行动刚刚回来的时候。

他翻到最后一页,他肺里的空气被一瞬间抽空了。

「确认妊娠八周半」


血迹还是新的,人被带没多久走,他应该还活着。

新民的房子在街边,能看见整条街的景,李飞顺着窗户向外搜索,看到街角开出来的一俩黑色车,他认识那辆车,专门为阿坤做人员清理。

李飞心急如焚,顾不得隐蔽,顺着窗户跳出去,在地上灵活的打了个滚,向车跑去。

他眼见着车后箱打开,两人正从车上往下拖人,他们像拽一袋垃圾一样将这个人拖到地上,拖到街中间,两人用脚踢动那个身影,将他踢成一个面朝天的姿势,一脚踩在腹部。

黑衣人从衣兜里掏出了枪,瞄准了地上一动不动的身影。

他们要当街杀了他!

没有犹豫的,李飞长出一口气

瞄准

搬动扳机!


他的射击成绩同期战区第一,街上的人被枪声吓得四散逃跑,黑衣人被他打中手,翻滚着倒在地上,另外一人回头就看见李飞,也从后腰掏出抢,瞄准李飞射击。

李飞蹲在路边隐蔽,听见警笛的声音在另一边街口响起,是他的队员们到了!

站着的人扛起地上躺倒的同伴,向一旁的车趔趄跑过去。李飞赶不及,只能看着两人上了车。他半蹲瞄准车胎开枪,车子发动,没打中。

忽然,车窗内伸出一只枪口,瞄准摊在地上的新民

嘭!

嘭!

两声枪响震的李飞目眦欲裂,他奔跑着几乎跪倒在新民身前,伸出手颤抖着去摸新民。

还是温的……还是温的!!

新民还没有失去意识,他整个人都浸泡在血泊中,他胸前中了一枪,鲜血正源源不断的从伤口中喷涌,他得下半身被自己的血完全浸透,一只手以一种不自然的角度弯折在胸前。

他就像个破碎的娃娃。李飞见过腐烂的尸体,见过零碎的尸块,可是他几乎不能接收这样的李新民。

李飞双手颤抖的按压新民胸前的伤口,大声呼喊他名字。

新民似乎是奋力的睁开眼睛,当他看到李飞,嘴角抽动着想要扯出一点笑,却把李飞惹哭了。李飞像个软弱的小女孩哆嗦着和他说话。

"你挺住!马上就有人来了"

"新民!新民!!我来了我来救你了"

"我来晚了!我来晚了对不起!"他忽然抬高声音。

"你看着我,看着我,你挺过这一关,我就能救你了!你其实很想离开这里对不对,我带你出去,我带你出去,我给你找个安全的地方,你可以安安静静的生下你的宝宝,你得生下他!你不能死!李新民!你看着我!"李飞睁着赤红的眼睛,他瞄到李新民血染的下半身,眼泪不断的顺着抖动的嘴唇掉下来。

新民眼睛茫茫然的睁大看着李飞,口中嗫嚅着,声音细不可闻:

"李飞……李飞……"

"我在!我在!我听着……你说"李飞一手抚摸着新民的脸,把耳朵趴在新民嘴边。

"我,我喜欢……你"新民一边说着,嘴角溅出鲜血来,温热的血迸溅到李飞耳边。

李飞脱下自己的衣服,全捂在新民胸口。

新民眼中似乎迸出光芒来,他像是怕人听不到一样不断喃喃重复:

"喜欢你……喜欢……李飞"

"好喜欢……"

新民眼角最终留下一滴眼泪来。

—tbc—

评论(27)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