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衣篓

【飞民】(ABO)四次新民对李飞说喜欢他,一次李飞回应了他-end

he了,在一起啦!

要是喜欢的话……留一点评论嘛……



浑身粘着新民的血,李飞僵硬地站在走廊里,默声听着大夫陈述伤情。


他们的孩子只在新民腹中短暂的存在了四个月,他作为父亲直到最后才知道它是自己的孩子。


阿聪发现了李新民的身孕,于是新民保护腹部的手臂被硬生生打断。被踢断的两根肋骨扎进了他的肺部,使他几乎被自己的血呛死。


相比下,那匆忙瞄准的一枪非常幸运地避过了重要脏器,仅仅造成了流血过多。


没有生命危险,李新民足够幸运,却也已经不能再承受什么了。




针对阿坤的抓捕进入尾声,李飞没时间等待新民醒来,他的队员还在等他。


再回来已经是半个月后,他们此次的行动蛰伏两年,大获成功。他们多线埋伏,提前掌握了许多内部人员信息,警方顺藤摸瓜,当场缴获吨级的毒品,阿坤的死刑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李新民坐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他伤势大为好转,已经可以偶尔在走廊四处转悠了。


他所在的位置是警用区域,戒备森严,除了来来往往的大夫就是来看望亲友的家属。


没有人来看望他,床头也是空荡荡。他好像与世界切断了联系。


李飞站在门口也已经很久了。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隔着两个床位,相互安静着。


“我杀了阿聪”李飞开口说到。


被单下的手轻颤,李飞看到了,那手抚在小腹之上。


那一天的景象一瞬间涌上心头,他心中骤然燃起一把火,烧的他头都炸了,他被那把火驱使着疾走到床前。


"我替你的孩子报仇了"


"你不准备跟我说些什么吗"


新民垂下眼,没有回他。


不对的,李新民不应该是这样的


又寂静了几秒后,新民侧脸说道:


"飞sir能来看我,看来案子已经结了,大功一件,恭喜你。"


他面色苍白,头发稍微有些长了,下颌尖尖的,一双眼睛像是鹿一般湿漉漉的,一双嘴唇紧紧抿着像是有点紧张。他看上去和老街里的那个油滑的市井的李新民似乎完全不一样了。他从发尖瞄着李飞的制服,和外面的学生们没有什么分别。


李飞很想摸摸他,但最终只低声说:"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些"


新民动了一下,抬起脸来却没有看他。


"现在说那些还有什么意义"


新民冷漠的态度刺激着李飞。


"那你想说什么?"李飞长处一口气,两手攥紧,徒然的原地转了一圈从兜里抓出那张褶褶巴巴的被叠成小块的报告来。


"不如你来说一说你为什么留下这个孩子?"


"李新民,你到底想骗谁?"


新民猛地把头抬起来,死死盯住李飞,一字一句斥声道:


"你跑到这里来就是专门为了来羞辱我的么?!"


李飞几乎被他气笑了,他把那张纸摔到新民眼前。


"你tm有本事想自己把孩子生下来,有本事拖着身子带着两倍的风险去给我做线人,你现在有没有勇气把自己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新民眼眶被气得发红,肋骨的伤被牵动,他的肺还未好全,此时每次的呼吸更仿佛将他撕裂。他用完好的手臂抓住李飞瞪着他:


"好!你想听,我说!我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到犯贱去勾引你!我……


他没能再说下去,李飞捧着他的脸颊吻住了他。

那几乎不能说是一个吻,

李飞用牙齿狠狠咬住他的下唇,反复研磨。他的牙齿狠狠碰到新民的,发出脆的声音。


"我也喜欢你,李新民"


肺部的疼痛仿佛消失,有什么东西温暖又轻柔地填满了裂隙。


新民脑子一片空白,只有李飞的声音源源不断地传进来。


李飞的嘴巴一张一合,声音自动流入他得脑海里:


“我他么根本就不是被你勾引,我就是喜欢你!想和你上床!"


"我是真的喜欢你"


"我每次都没法拒绝你,我也是真的想帮你,和怜悯一分钱关系都没有!"


"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新民甩开他的手,恶狠狠地说:


"别自作多情!事到如今……


你以为你是它父亲就有责任么?"


他狠狠地扣自己肩膀,凶巴巴的冲着李飞喊:


"滚,警察!别再来找我了!我他么现在自由了!"


"李新民!你看我!!"李飞同样冲他大吼,抓住新民单薄的肩膀.


"我想好了,我本想着这次事情结束,我就带你出来,你可以重新开始,我们就可以一起重新开始!"


"我想着我能接受这个孩子,他不是我的,没关系!我可以和你一起抚养它,新民,新民,你看不出来么?!"


李新民嘴唇嗫嚅着,他试图吐出什么尖利的言语来反驳,可是他说不出口,李飞说的都是真的,他是这样的。


他当然记得李飞偷偷带来的瓶瓶罐罐,他的小心翼翼和他所有的小嘱托。他就喜欢这样的李飞。


他把脸埋到手掌里,试图掩盖他憋的红彤彤的脸和死死咬紧的嘴唇。


李飞说的是真的么。他真的喜欢我么?

这想法像一颗绿芽,轻轻骚动着他的胸腔,填满他空洞的没有归属的心。


"你会不介意我曾经做的事么"他从手掌中闷闷的说。


"不介意"


"你介意我的纹身么"


"我很喜欢它们,很可爱"


"我没上完学,文化又不高"


"可是你打架很厉害"


"我没有工作了"


"你会有的,而且你会做得很好"


他不再问了,用另一只受伤的手去拉李飞的衣角。


"你…你能再说一遍么?"


什么?李飞想了一下,牵住李新民,摩挲着他的冰凉手指,蹲下来与他平肩。


"我喜欢你,李新民"


“我爱你,我他妈爱惨你了”


新民抬着脸一动不动地盯着李飞,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咧开嘴笑起来,他的眼眶还是红彤彤的,眼睫毛湿乎乎得粘成一团眉毛像是有什么不理解一样向上拱起来,嘴巴张开露出一截牙齿,嘴唇还是被他咬的红彤彤的样子,几乎让李飞产生罪恶感。


眼泪开始止不住地顺着新民的脸上流下来,他试图抬手擦,却越擦越多,他委屈的憋着嘴巴,喉结上下滑动,很快泪水流了一脸,还顺着眼睫不断的簌簌掉在被子上,砸出一朵一朵的深色的花。他曲起腿试图把脸藏在腿间的被子中,却被李飞接住,搂在怀里。


这太不公平了,他趴在李飞肩窝抽鼻子有点生气。我说过这么多次喜欢他,他就只和我说了一次而已,就让我哭的像个小娘们。


可是李飞只是摸摸他带一点卷的头发,轻轻亲吻他耳朵,他就不气了。


眼泪却流得更凶了。



—END—


评论(38)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