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衣篓

【瑜昉】[pwp]勤俭节约,艰苦奋斗(ABO)

上世纪八十年代乡土风,贫穷

有孩子,已婚和没羞没臊的啪啪啪


村口家的老黄家前两年做生意亏了本,欠不少钱,好在他们家的小两口知道过日子,一直兢兢业业勤劳肯干,倒也一点点把借村里人的钱还了回去。

尹昉收回鸡窝里的蛋,想着赶紧做完饭出去卖掉,刚把火生起来胃里就一阵犯恶心,转头扒着门框呕半天。

背后包袱里的咚咚在踢踢蹬蹬地哼唧着,尹昉呕完抬起头来,回头看了小儿子一眼,心里腾地上来一阵火。

今天摆小摊的收益不错,黄景瑜拿着钱跑到各家还了点,兜里揣好剩下的票子,拎着买的吃的就往家冲。

谁知刚进家门就被尹昉拿着扫帚一通乱抽,劈头盖脸都是扫帚苗,把他打懵了。

"啥啊,咋回事啊!!你打我干啥!!"他捂着脑袋问。

尹昉还打他,越瞅越生气,照着他屁股蛋子又来一脚。

黄景瑜也不敢躲,尹昉小时候在县里文工团练过的,急了抬脚能踢他脸上。

尹昉打累了,把扫帚疙瘩往边上一撇,站那揉着胸口喘。

黄铁柱看差不多了,顺杆就爬,凑上去一手帮他顺气,一手抬起来给他看拎回的好东西。

"媳妇儿,媳妇儿?"

"别气了,你看我给你带啥了"

"这什么啊?"

"人家说叫香蕉!是水果!!"

"啥水果,个黄丝瓜样儿!?"

"真的,甜的!我给你扒开尝尝。"

去你的扒扒扒,尹昉这气又上来了,抬脚就踹他下半身,黄景瑜没躲及,被踹到腰,他故作夸张地大喊:"使不得啊!媳妇儿咱们有话好好说,咕咕咚咚不能没有爹啊!"

尹昉憋得小脸通红跟他喊:"跟你说了别捅那么深,你不听!管不住内破玩意!完了完了全完了!"

他看黄景瑜还有点愣,气得直跺脚,朝他喊:

“又有了!”扭头钻进里屋。

黄景瑜追着跑进屋里,看尹昉正抱起炕上的咚咚在哼唧唧地哄,他扑通就跪下来抱住尹昉大腿,吓了尹昉一跳。

"真的假的?怎么又有了。"

尹昉扭了扭没扭开,皱着眉毛一屁股坐在炕上,耷拉着脸,埋怨他:"谁知道!就你说刚生完没事儿,憋着贱劲儿闹我,完了吧,老三家的帐没还完,又得生!"

他咬咬牙:"要不这次干脆我去镇上打了算了。"

黄景瑜吓得立马抱紧他:"使不得啊使不得,我可听说那老伤身体,可不兴把身体搞坏了。咱明儿个先去看看,是不是真有了。"

"我都生两娃了,还能搞错?咕咕还在咱娘家里呢,赶明儿我把咚咚放过去,自己去县里看看。"

咚咚只有半岁大,还不知道他们俩在吵什么,软乎乎的一团在怀里吭叽。

链接: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670072

评论(41)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