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衣篓

【顺懂】伤疤[下-3](ABO)

连轴转看比赛工作还忙成狗,这篇快要完结啦!

本篇有审讯测验的描写,不喜慎入。据说蛟龙最后一关测验就是审讯,能熬过所有人的就是龙。


上一篇:https://shimo.im/docs/fQh8ngo04GctNoBG/




这不是他熟悉的地方,房间潮湿,味道霉臭,温度很高,他上身赤裸,双手反剪绑在背后吊在天花板上,脚掌堪堪够在地上,手臂弯折的角度非常刁钻,顾顺不能站直也不能使自己的脊柱伸开。


他有将近三天没有进食,水分也极度缺失,双手麻痹,虚弱让他不断失温,无法控制的在潮湿的房间里发抖。


房间的角落里水嘀嗒嘀嗒的响。这是心理战术,给他时间的概念,又无限的拉长。


这也能加重犯人的饥渴程度。


顾顺的眼眶干涩的几乎合不拢,嘴皮翘起来的干皮能划伤自己,他不敢闭眼,眼皮内侧被拽的生疼。


“咔哒“


电流冲击他的每一根神经,从指端到到头发梢,脊柱就像一根滚热的铁棍被硬塞到他的肉里,舌头被扯出口腔,换成了烧红的碳,眼球几乎冲出眼眶,顾顺徒劳的张开着嘴巴,空洞窒息的呻吟像山洞里的回声。


他几乎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电流停止了。


顾顺狠狠的摔在自己的胳膊上。一切都像是没发生过,只有他自己下腹处又渗出一股湿意。


真奇怪。顾顺想


我居然还有尿。




他用力闭上眼,试图让自己沉入短暂的休息。


过久的审讯让他精神极度疲惫,审讯官会抓住这样的缝隙敲开他们的嘴巴,他需要休息。


顾顺累极了,眼睛闭上的一瞬间,黑暗淹没了他。


他开始间断的做梦。


他梦到救出李懂那一天,他全程抱着李懂直到回到联合国驻地医院,来自中方的救援飞机会在几天后才随补给舰路过这里,他作为李懂的标记伴侣将随行回国治疗。


杨锐他们只把他们送上直升机,他们还要继续留在驻点执行任务。


“拜托你了,顾顺。“徐宏拉着顾顺说。


“李懂就交给你了!“



李懂身体严重脱水,头部有外伤,炮弹的余波造成的脑震荡,拷问造成的四根肋骨骨折,无数的淤青与擦伤;以及长时间性侵造成的生殖道损伤和韧带拉伤。


详细的诊断报告长长的拖成一条,夹在床前,几乎垂到地上。


他眼眶凹陷进去,偏偏眼皮上伤口肿胀着。嘴唇干燥的起皮,一个个小口子殷红外翻,护理师正用棉签沾水润湿他嘴唇。


他顾顺长到这么大从没有这样失措过。从小就是家族里的小孙子,天资聪颖,又是个人精,大人老人都宠爱她,老人们几乎把他宠上天。他父亲在他出生的时候就做好打算让他去陆军历练,可是他偏偏想摆脱家族的束缚,闯出自己的天地。


陆军土 海军洋 空军牛B会飞翔。可惜他个子太高,进不了牛逼的空军,军校毕业后就进了海军。


他心气高,肯吃苦,有天赋,上面还有家长或多或少做庇佑,没怎么吃苦就进了蛟龙做狙击手,一直顺风顺水,不知忧愁。


直到他遇见了李懂。


他真喜欢他啊,可是此时他又站在床前看着李懂备受折磨躺在床上,心就像裂开了一样,顾顺不再是无所不能的狙击手,他被折断了翅膀,只能匍匐在李懂脚下手足无措。


这样的受害者精神或多或少都会有所损伤。医生站在床前说。


不过……你们是军人,损伤可能会比一般人小一些。


顾顺呆呆的点头,目光没有从李懂身上离开一分一毫。


医生敲着手里的病历本,继续对顾顺说:非常幸运你们的链接没有断裂,他需要你的陪伴,对他的康复很重要,包括精神和身体。


他仿佛不能够忍心再看着这样的李懂,这附近都是士兵疗养区,在这里受伤的士兵通常少有完整,也几乎没有人会陪伴,他看起来与这里格格不入,孤孤零零的完好着。


顾顺静悄悄的坐在病床边的板凳上,将近一米九的身体可怜的蜷缩在地上,慢慢抬起手一点点的抚摸李懂露在被子外的手。


他抚摸李懂破损的圆润的指甲,指关节留有绳子大力摩擦留下的细小的伤痕,他原本也是一米七几的个子,仅仅几天的折磨让他整个人都缩水了一般,似乎就只剩小小的床上的一坨。他抚摸李懂持枪的手腕,居然也显得那手腕纤细易折。李懂是个军人,他的皮肤经过长久的训练被晒成小麦色,顾顺知道再往里面一些皮肤会变的白一些,李懂其实是个皮肤白皙的人。


他抚摸过李懂手腕上被摩出的血痕,翻起的皮肉摩擦他的掌心。


他知道李懂不会被惊醒,但是他还是非常轻的把这只手放进了被子里,他两只手在被子里握紧了李懂的手,像是想把他所有的伤痕都抚平。


他是多希望他醒过来。他有多惧怕李懂醒过来。


没关系,无论怎样他都会陪着李懂的。




他又梦见第一次见到李懂的时候,那时正是罗星负伤严重,医生诊断他的肩膀伤势严重,恐怕痊愈后也不能继续做狙击手了。上级调他前往蛟一做狙击手。


他意气风发,张扬肆意就这样洋洋得意的出现在罗星的观察员面前。


两人脾气似乎不对路,配合很久后,尽管两人实力都很强,但是磨合的并不好。直到一次任务他被对方狙击手瞄中,一枪被击中,几乎废了一条胳膊。李懂发疯般地自责,整个养伤期间没有出现在顾顺面前。他认定认为自己不能配合得起顾顺,悄悄地向队里提了解除搭档的申请要求自行将自己放到其他队。


庄羽发现他在写申请,跑来和顾顺打小报告。顾顺向来是不信邪的人,认定的事绝对要达成目的才能顺心,他趁早埋伏在舰上,抢了李懂的申请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


你就是个胆小鬼!敢去退缩,就没勇气跟我再试试!?


没胆子!心理素质太差!都不敢放手拼一把!


李懂,你都对不起罗星!


李懂气的红了眼眶跳到他身上和他打了起来。李懂相比顾顺身形虽小却灵巧,却是和佟莉演习也只落一点下风的狠角色。加上顾顺又受伤了,没两下就被他两腿夹住脑袋撂倒在地上,那纸片也被李懂抢了回去。


顾顺嘴里还没完:罗星那么相信你,和我打包票说咱俩绝对合适,还说我配不上你,你看你那窝囊样子!


李懂气的敲地板,攥紧那份申请声音都变了。


我就是对不起罗星!他也是,你也是!


哪有狙击手竟受伤观察员一直没事的!


我不是称职的观察员,我就是个废物!你tm别管我。


李懂急的不控制力气,顾顺被他压的喘不上气,还不忘拼命抬头和他回嘴
你!放!屁!李懂!哪来的废物能两下把我掰倒的!你这不是埋汰我么?


跟那没关系!李懂放了掰他胳膊。


顾顺得了空,一个就地滚,仗着身型比李懂大两圈,把李懂压在身底下。


他支起身体,一只胳膊吊起来勉强按住李懂不让他再挣扎。


明明已经过了这么久了,顾顺还记得当时李懂泛红的眼角,他是真急了,委屈,内疚,气愤都表现在脸上,牙齿咬住下嘴唇,第一次愤愤的瞪着他。


李懂气的眼泪直在眼眶里打圈,伸着脖子和他喊:


你懂什么,你知道喜欢的人在眼前受伤的感觉么!


顾顺记得他被忽如其来的告白给砸懵了。


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了,大抵是兴奋的头脑空空,似乎是干巴巴的使劲笑起来了,把李懂都吓到。


半天他笑完了,猛的亲了李懂一口。


那是个无情欲的吻,却把李懂搞愣了,他不再挣扎,一双眼睛大睁着,眉毛不可思议的扭在一起。眼角还是红的,睫毛上还挂着一点湿乎乎的眼泪。


他挺直的鼻梁


他翘起来的嘴巴


他眼皮上的小痣



顾顺想要大喊,嚎叫,想要跳进海里,想要永远不放开李懂,想要和全世界说李懂我也喜欢你!不够,不够,全都不够!顾顺又低头狠狠亲了李懂,一口一口啵啵啵啵,硬是把李懂又亲的回过神来打了他一顿。




那之后两人搭档越来越出色,配合默契,当年的全国狙击大赛就拿了前三名。罗星直骂他说都是李懂太出色,说他净干捡便宜的事。


他还记得两人完成射击任务后李懂的笑,两人在归队后悄悄在看不见的角落里紧紧抱在一起,顾顺抚摸李懂被晒得火热的后颈。


是阳光和大海的味道。


顾顺梦到两人提交结合申请后,他们终于名正言顺的搬到一起,他记得两个人滚在一起,撕咬在一起,都想将对方狠狠的扣紧自己的身体里,灵魂里,他们含涔涔的相互撞击,肆意呻吟,在对方的身上留下印记,在近乎疼痛的快感中呼唤对方的名字,仿佛害怕就这样互相失散。



他梦到他和李懂从湖南回来,李懂和他倾诉,浑身颤抖说:


我不敢闭眼


一闭眼就觉得自己一直往下掉,一直往下掉


像是见不到底一样……


他记得自己抱紧李懂,拉着他的手,亲吻李懂汗湿的额头:


你别怕,我就是给你托底的人,你别放弃,我会一直托着你,就怕你放弃我。
我就怕你掉的时候,不要我……


不要我给你托着……


顾顺掉进了绵长的黑暗中,他拼命举着双手,试图接住即将掉下来的李懂。


可是什么都没有。





顾顺醒过来,眼前是黑的,李懂的轮廓还留存在他感觉里。


有织物覆盖在他的眼睛上,顾顺支起耳朵仔细听着身边的声音。他一动没动,假装自己还在昏迷。


一只手突然握住了顾顺。


尽管他的手还有些麻痹,冰凉的没什么感觉,可是顾顺还是一下子就知道了。
是李懂握住了他。


“你醒了,顾顺,测试结束了“李懂的声音带了笑意。


这时顾顺才感受到自己是躺着的,周身是温暖的干燥的,他躺在床上,这里应该是医疗室。他的测试结束了。


他用力回握住李懂的手,几乎急切的顺着去摸自己的眼罩,想确认李懂的脸。


有人按住他乱动的另一只手,告诉他眼睛还不能适应光亮,现在还是中午,他的眼睛容易受伤。


顾顺动动手指,感受到李懂的手也是干燥粗糙的,他开始恢复一些知觉,指尖触碰李懂的手心。


那里有新鲜的伤痕,小小的,弯弯的,月牙状的。


李懂似乎感受到他的碰触,俯身隔着眼罩在他的眼眶上亲了一口。


“恭喜你,你通过测试了“他说,口气温柔的像是说今晚的晚餐。


可是顾顺只注意到他说的是“你“


“你呢?懂儿,你呢?我们都通过了么?“


顾顺听见李懂停滞的吸气,他似乎缓慢的吞咽了一下。


我被淘汰了。李懂说。



—tbc—







评论(17)

热度(126)